QRコード
QRCODE
インフォメーション
アクセスカウンタ
読者登録
メールアドレスを入力して登録する事で、このブログの新着エントリーをメールでお届けいたします。解除は→こちら
現在の読者数 0人
プロフィール
josephinew
josephinew

2013年09月25日

席上


席上,人聲鼎沸。沒有兄弟,不成飯局。

酒桌上或立或倒放著空啤酒瓶子,幾只倒放著的瓶口淌出一小攤淡黃色泡沫。 地上的動物肢體的殘骸還有滿地的一次性筷子,在幾只腳下又被踩了幾腳,看來一會兒服務員不得清閑。啤酒瓶碰杯時發出清脆的聲音,給這場吵鬧無比的人聲大合奏帶來如夏日一陣風的感覺。啤酒瓶之間的菜盤子像是森林中的低矮灌木,以直升機的角度俯瞰這片森林的人們只見參天的啤酒瓶樹林,難見躲在裏面盤子灌木。

六個少年不拍熱肩挨著肩貼在一起。王小洛高高舉起微微晃動的手,手裏攥著一直杯子,裏面盛滿了淡黃色泛著泡沫的液體。他高聲說道,兄弟們,讓我們再次舉杯!為三年的辛苦終於結束而幹杯!為今後美好的大學生活幹杯!為……

喀啦--一只還有三分之一內涵的啤酒瓶在滿是狼藉的地板上爆裂開。所幸離眾人所圍著的席面有一米多遠,眾人未收到波及。六人中的昝書豪又拿起一瓶新的啤酒,打開一飲未盡。淡黃色的酒液和泡沫隨著他的喉嚨和鼻子的聳動,從嘴裏鼻子裏闖了出來。那些液體很快沿著昝書豪的脖子長驅直入一馬平川的將他今天穿著的那件黑色短袖浸濕。一陣涼意遍滿全身,刺激感爽遍了全身的神經末梢。

你他媽幹嘛?你這是要摔誰啊?今天兄弟們聚會你非要把你一個人的傷心事強加在大家頭上?難道你就就不能好好的喝喝酒好好地高興一下?劉宇等昝書豪慢慢靜止後,大家都一下子沉默後突然開口。

哎,大劉別說了,大家都是三年的好兄弟。書蟲,是我說錯話了。對不起!王小洛站起來繼續剛才的祝酒詞,只不過懶得再為美好的大學四年幹杯。

…為了我們三年的兄弟情誼幹杯!

昝書豪舉起了瓶子,劉宇舉起了瓶子,吳澤浩舉起了瓶子,薛萊舉起了瓶子,黃俠舉起了瓶子,只有王小洛確確實實地幹杯。五個玻璃瓶子和一個玻璃杯子的碰撞發出燈泡爆開時的聲音,難得的一次齊心協力的碰杯。因為以往的三個以上的牛欄牌碰杯總是不合節拍,聲音分了幾段明明只是一次碰杯。

六人喝的通通倒在了酒瓶森林盤子灌木的桌上,滿是食物殘渣的地上,包間散發著濃烈煙味的沙發上。最後飯店老板從用杯子喝酒的王小洛那裏得到了其餘五人的父母電話。六對父母把一灘爛泥的五人以及在爛泥裏掙紮的王小洛帶了回去。

席上,人聲鼎沸。沒有權財,不成飯局。

桌上擺滿了一道道的精美菜肴,一盤盤看起來都沒動過的美食簡直可以稍微熱一熱就拿到高級飯店去當招牌菜。食物一盤托著一盤,層層疊疊很是難看讓人無法下筷子去夾。原本造型美好的龍蝦被上層的松露盤子遮住了半個肥美的身軀,原本似乎尚在遊動的鮮魚被旁邊的山雞頂的離了大海。

就是這麼味美的食物,卻沒人肯落下他高貴的象牙筷好讓它不用慢慢變涼最後倒掉;就是這麼難尋的食物,卻沒人肯讓其進入自己的嘴裏讓舌尖體會出它的珍貴;就是這麼多能讓很多人得以果腹的食物,卻沒人一會等等打包帶走,或是給沒時間吃飯的家人或是給個常年口淡的乞丐,哪怕是留給家裏的那條出身高貴的狗。

酒像一個王者,永遠君臨在眾凡人的席上。大家舉杯幹杯然後,一飲而盡如當年斬完華雄的關雲長,輕輕地抿一口如一個初嫁人的嬌羞新娘,在大家眼光隨著腦袋揚起上移時把酒倒在餐巾上如當年鴻門宴上的劉邦。

劉宇把酒倒在餐巾上,然後當眾人目光降下再匯集時把杯口朝下示意已幹杯。昝宇豪這杯酒喝的有點猛,腦袋有點發昏。劉局長的酒杯還幾乎滿著,於是說些什麼不勝酒力之類的廢話搪塞過去。

昝書豪負責建材,劉宇負責工程,而劉局長負責簽字。三人為此攜帶手下,設雅間擺豪言,開洋酒簽合約。

那個澳洲大龍蝦最小的也要在五斤以上,鮑魚要…酒就先來六瓶五糧液,六六大順!是吧大“六”?還有“六”局長,正好六六大順!哈哈!咱們吃中餐就要配上國產五糧液。改天去吃西餐,我請您喝拉菲。

旁邊陪酒的眾人圍著三個主角,男的不斷馬屁連天,女的像是貼著花朵的蜜蜂,圍著三朵大花兒轉來轉去,把平日裏主角們的厲害事跡幫羞澀的他們說了出來,三個主角笑的花枝亂顫。敬酒時腰板特有彈性,能彎的恰到好處,給三朵大花留了一絲微妙平衡的印象,白肉一現或是一閃一亮,就能使其觀之念之想之恨不得得之。

慢慢開動了,菜除了正主角劉局長動過五筷子,次主角劉宇動過四筷子,次主角昝書豪動過三筷子外。數其餘幾人動的最多,大家都恨不得把整個盤子都塞進眾角兒的胃裏。最後擺滿轉盤的三層菜只剩三層,六瓶酒卻喝了個底朝天。最後一杯酒被秘書倒入了昝書豪的杯中。他舉杯不穩,酒水撒了三分之一,喝到嘴裏又漏出三分之一,昝書豪的衣服又濕了。

三個清醒的人來到了各自的上房,享受著昝書豪特意安排的服務。房間裏的昝書豪喝下醒酒藥,昝書豪的腦海裏已經開始計劃著如何把將來的建材費漏洞轉移到隔壁二人的頭上。劉宇抱著女人進了浴室,之前有幾杯不能隨心所欲所以要抱著一株能移動的“肉樹”.劉局長叫那女人離開,之後打電話叫來了男秘書。

席上,無人言談。沒有兒女,不成飯局。

幾道家常菜奢侈的冷著。王小洛的老伴兒程曉月在被窩裏側躺著,今年的年夜飯格外冷清,只有先前做飯時鄰裏的兩個老姐妹過來幫忙時才略顯熱鬧帶來人氣。

她們幫忙剝蝦,幫忙和面,幫忙把一張骨細肉肥的排骨剁成合適的小塊兒,把餃子包好後就走了。程曉月盡力挽留,卻只留到六點,她們的兒女過來催時便又孤家寡人了。兩個老姐們好心安慰程曉月,他們一定是路上多有耽擱,晚點也就來了。

春節晚會剛剛開始,人還沒來,電話裏兒子說要來,只不過火車晚點要第二天八點才能到達。還好起碼能大年初一回來還不錯。她終於定心了。

從昨天開始程曉月一直沒有撥下兒子的號碼,她一直在緊張著,她想象著兒子正在路上帶著孫子和兒媳婦正一起急急忙忙地往回趕。不知道他們用的是什麼交通工具,飛機飛的很快但是人在天上萬一出了什麼事兒也沒辦法下機,最好還是慢一點吧!汽車是慢很多,不過兒子今年能買上車嗎?樂樂要上學,媳婦總是穿新衣服,手上的戒指都一年一個樣。坐火車更慢了,不過很安全,火車在軌道上一定不會撞車的,不過聽說火車上小偷很多,還有說不定他們沒買到座位,只能站著很是受罪,樂樂才七歲能受的了苦嗎?程曉月多麼希望能化身成一匹長著翅膀的飛馬,有著展翅超過五米的巨翼能比飛機安全比汽車快比火車舒服。

她的耳朵微微抖動著,古稀之年的她平日裏以習慣看電視帶上老花鏡看電視上的字幕,此刻養足了精神的耳朵振奮起來。比她年紀小些的大樓樓道外寒風橫行,從破舊的木頭窗框中橫著鑽進去。凶巴巴地敲打著她的鐵皮門,門發出天雷一般的悶響。這聲音清晰可辨,正在往對聯上刷漿糊的她急急忙忙地跑過去,失魂落魄地走回來。

那通電話終於令她定心了,把水燒開,下餃子,知道餃子一個個像是遊泳池中一個個被泳圈兒頂起來的人一樣。撈出來裝盤,在王小洛的相前放上一盤,是他生前最愛吃的豬肉韭菜餡的。她跪在一件老舊的有些年代的破棉衣上,一個人絮絮叨叨著,沒人知道她還在心裏說些什麼。去年的她跪在王小洛的棺材前默默無言,兒子一家,鄰裏,多年朋友,認識的,不認識的那些人走後,她跪在現在這個地方,對著王小洛的照片,那張照片是她親手拍的,王小洛抬起微微發顫皮經絡被迫突兀的特別明顯的手攥著手絹拭去了她連眼睛不忍落下的濁淚,說,老太婆啊,別哭了,把我扶起來拍張照片,將來好留個念想。說完把從李老頭那兒借來的單反相機塞到了她的手裏。她當時也像現在一樣,跪在那件他以前的買給她的棉衣上,低聲地向他祈禱,然後在心裏和他說著她想說的。

第二天,那扇鐵門又響了,在九點鐘時,回來了一身西裝容貌消瘦提著一堆東西的兒子,回來了白白胖胖手裏拿著個現在很是流行的平板電腦的孫子,回來了一抹紅豔風衣脖頸掛著白金項鏈手裏提著貌似連一包衛生巾都放不進去的包包的兒媳。四點鐘就醒來的程曉月,一下子打起了精神,招呼兒子一家。

中午,家常菜肴,媳婦手藝粗糙,兒子吃了不少,兒媳婦吃了些,孫子左手抓個雞腿腦袋一直就沒有離開手中的玻璃,剛才收了程曉月的壓歲錢,被兒媳提醒了一下才望了奶奶一眼。

程曉月眼光轉到兒子身上,望著消瘦的兒子叮嚀他多吃些,兒子有些不耐煩地笑了笑。程曉月眼光轉到孫子身上,雖然眼睛角度不對但是手一直沒停還是吃了不少,她念叨了幾句孫子左耳進右耳出,支吾著應了幾聲。目光轉到兒媳那兒,想通過兒媳插進兒子一家的生活,被兒媳幾句:您不懂現在的…就給斬斷了她的念頭。

不過她的笑容從九點開始,一直到兩天後目送著他們一家三口慢慢消失在一個轉角,她的笑容就像關掉電源的電視一樣歇著去了。但是電視打開了,春晚的重播正放著一段小品,笑聲很近的從電視機裏傳來。


Posted by josephinew at 17:16│Comments(0)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